用户名: 密码: 注册 | 登陆 首页 网站地图 广告合作 关于我们
江西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老表网 » 资讯 » 新闻内容

南美玻利维亚旅游攻略之疯狂的山城

时间:2017-09-13来源:laobiao.com点击: 37563次
如果说有一个城市让我印象如此深刻,那一定是LA PAZ拉巴斯。我不能说它有多么的美,多么的好玩,但是它却一定是我见过的最不一样的城市。它给我的印象是其他地方都不曾有过的感觉。旅行的时候我最期待的就是这样的地方,它不一定要有多美,不一定要有多好玩,没见过的才是最想见的。我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从没有因为旅行变得更小,相反,看过更多的地方,才知道还有更大的世界。
 
一夜未眠,就像网上攻略里有些人说的那样,玻利维亚这条线路上的长途大巴车里要么冷得窗户结冰,要么热得好像坐在暖气管上。我那个座位正是坐在暖气上的感觉,座位下面的踏板快把鞋都烫熟了。水深火热的一晚过去,我数着沙漠里亮晶晶的星星好不容易盼来了黎明,车从沙漠开向山地,慢慢到了有人间烟火的地方。玻利维亚人的着装风格感觉很不同,有种我们去了还保留着传统的少数民族地区的感觉。熙熙攘攘的早市上人来人往,女人都爱戴有沿边的毡帽,就是类似卓别林的礼帽风格,女人们大多有一个大披肩,它功能强大,平时装饰保暖,购物出行的时候可以变成背在背上的包裹,带孩子出门的时候就成了把孩子背在背上的婴儿背带。下身都喜欢穿一个大摆百褶半身裙,在这基础款式上裙子根据女人的年龄和偏好有百变的花色和长短。我一直有掀开裙子看看里面的欲望,很想知道裙子里面是否有衬裙钢圈,因为这里的女人大多矮胖,我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因为腰臀肥大的原因才能恰到好处的把裙子撑开,还是里面有带钢圈的衬裙。可从外面也看不出衬裙的痕迹。早上大概是赶集的时候,我们一路堵车,我看时间差不多车进了城区,以为是已经到了拉巴斯。这城一路上乱得一塌糊涂,街上特别多的房子只砌了个门墙,然后围墙把地圈起来,里面却是荒空在那里。看着真的像大家都在圈地的感觉。后来才知道大巴晚点了两个小时,这个城不过是拉巴斯上面的贫民窟城。拉巴斯是一个被群山环绕的山谷之城,它是玻利维亚的实质性首都,因为国家的主要职能政府部门都在这里而不是在官方首都苏雷尔。可以说它是世界上平均海拔最高的首都(3650米),城市谷底海拔3200米,山上海拔却有4100米。一座城的海拔上下相差900米。这里是高原荒漠过度到热带雨林的第一个避风山谷,高处干寒,低谷温暖,所以底下的房子贵,上面住的穷人多。整个城市就像一口大铁锅,城市里的人就像一锅大杂烩,富人就是沉在锅子里的肉块,穷人就是飘在汤上的菜叶。我们的大巴车快到拉巴斯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个城市永恒的背景墙Lllimani神山,这座山终年白头,在城里的很多角落只要抬头就会见到它。我在日出的时候第一次与它相遇,那风景让我想起好多年以前住在飞来寺的时候,早上起来看到的梅里雪山。它们其实很不一样,但是人的记忆很奇怪,就是在某个点我们相遇,某个时候我们怀念,很多去过的地方很容易就忘记,很多不起眼的瞬间却又总是想起。

当我们身心疲惫的进入拉巴斯的中心汽车站时,当天的住宿还没有着落。我疲惫不堪的带着伊娃在候车厅里走来走去,伊娃有些饿,但是托马斯在烦躁不安的找WIFI信号,我不想打扰他,于是翻出包里面的干粮给她吃,伊娃就着半瓶水吃了一整条饼干。我也很饿,但是看着干巴巴的饼干还是没有任何食欲。候车厅里来来往往的人里,有很多乞讨的老人,虽然是夏天,但是因为海拔高还是很寒冷,老婆婆穿着拖鞋,拐着一根木杖,用披巾背着一袋子东西,佝偻的脊背和布满皱纹的脸无声的诉说着艰辛岁月。伊娃盯着她看了很久没有说话,也没有问我问题。五岁的她常常跟着我们在地球上流浪,看过绝世风景,见过世态炎凉,我不知道她能承受多少,但是我希望她在将来独自生活的时候,会因为这些经历变得更坚强。
 
一个小时后,我们穿过没有红绿灯且堵得一塌糊涂的大街,找到了托马斯刚刚在网上订的旅馆。匆匆的洗一把脸,我们就开始步行下山找吃的。每次在我饿到已经不挑食的时候,托马斯还在各种犹豫纠结,这个太贵,那个不好吃。我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一家小地摊,买了一碗便宜的玻利维亚的传统面汤,里面有肉,土豆,面条,蔬菜,可以自己加她们自制的辣椒酱。我饿着觉得很好吃,跟伊娃两人分着吃了。托马斯矜持的保持着他不吃街边食物的传统,他怕拉肚子,因为隔天我们还得继续坐长途车,长途车的厕所是只能小便的,我每次想着还要坐那么多次的长途大巴就头皮发麻,几年前在网上看到一个叫小刀妹妹的女孩在南美失联,很多人都在找她,最后找到的确切消息是大巴车翻下山崖身亡。这新闻让我印象深刻,让我在来南美之前心里特别抗拒坐长途车。
 
如果说你觉得你住在北京,堵车太严重,拉巴斯人民就笑了。在拉巴斯走路是比开车快的。无论在哪条主干道上,都在堵车。只是在这城里走路太辛苦,你想想海拔差就有900米了,900米的海拔差可以是3个小时的登山路线。我恰不逢时的例假让我在街上上下爬坡时有了高原眩晕感。往上走的时候冒冷汗,最傻的事莫过于我站在街头流血眩晕的时候突然想起出门的时候忘记带卫生巾。托马斯看我表情一语成谶:“你别告诉我你没带卫生巾”。少不了被他说一顿,但是托马斯跟我妈妈是一种类型的人。虽然嘴巴毒,最后还是帮我找到地方买女性用品的地方。我那娇滴滴的眩晕感也在走了一个小时后消失。我从被托马斯强迫的坚强里学会了一件事,那就是很多我自己觉得我没法做到的事,实际上做起来也就不过如此而已。我一直觉得他会把伊娃培养成奥运冠军。比如滑雪他会坚持每天陪练,有时候自己不滑就站在下面看,然后告诉伊娃哪个动作不对要改进或者教她自己玩出新的花样。虽然我只想伊娃开心的长大,但既然有人这么操心她的教育问题,我也就偷懒,只是在伊娃觉得有些压力的时候对她敞开温柔的怀抱。
 
虽然抬头一直能看到湛蓝的天空,但是拉巴斯市内的空气污染是很严重的。原因都是因为堵塞交通的汽车,他们用的汽车都是发达国家淘汰了几轮的车,加上劣质汽油。通常很多车爬坡时车屁股后面一股青烟,路上再堵一下,在路边走的时候整个就觉得待在废气工厂。山谷废气不易散开,所以即使抬头就是蓝天白云,呼吸的空气也是令人窒息的。有种看着西瓜吃不着的渴感。虽然发达国家或者甚至我们自己一直吐槽中国的经济模式,我们用生存环境质量下降为代价获得经济上的成功,但很多包括玻利维亚这样的第三世界国家在经济模式上都在山寨中国。连路边的摊贩模式都有些雷同,可惜神话不再,中国只有一个。虽然山谷地下气候更温暖,但是住在山头的穷人反而占了好风景。如果你想看看这个山城的全景,呼吸一下上面的新鲜空气。拉巴斯这个到处是穷人的城市却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缆车系统,为了缓解城内的拥堵交通,玻利维亚的总统引进了奥地利的缆车连通了山城上下。这缆车和我们家附近的奥地利滑雪场果然是一模一样的,只是作为利民公众交通,它的票价反而比在奥地利的盈利滑雪场缆车便宜了十多倍。可惜的是这样一个昂贵的引进投入和回报并不成正比,它对改变拉巴斯的交通现状影响很小。因为缆车的载客量远远达不到有80多万人口的大城市交通流量。倒是成了这个城市独特的风景。而去坐缆车也是观察这个城最好的方式。缆车不断上升,失血太多我有点儿害怕会高反,很小心一直在慢慢的喝水。虽然身体不适,但是这个城的全貌还是会很吸引我,以雪山为背景的山城有它很独特的魅力。半山开始可以看到密集的贫民窟。这些一看就是自建房的房子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码在山坡上,里面的路有如羊肠小道,很多还是不通车的。虽然这样的住宅区像深圳的城中村一般并不安全,但是满满的人间烟火味让人心生亲切感。这里面的人情冷暖,生老病死也有它独特的温暖繁华。我总是臆断的觉得,这里面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大概就像这些房屋靠得这样近,比钢筋水泥的城市来得更有人间烟火的味道。
 
我在这个城市看到的最独特的风景并不是它著名的城市地貌景点月亮山谷。而是在缆车上看到的开始以为是社区的巨型墓地。我对墓葬文化有着异常的兴趣,旅行的时候总是会留意墓地。类似于很多爱看鬼片的人的求刺激心理。走了半个地球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墓地。我们随缆车在空中掠过的时候,下面有一个安静的小区,有很多楼房,有别墅,有教堂,有街道,还有工厂,公园什么都有。只是看着总觉得哪儿不对,又说不上来为什么。隔了好半天我一直看着那地方,才发现那里面没有人。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些楼房都是一格格的墓盒,类似香港八宝山的那种。楼房的尺寸的确比普通房子要小,看上去以为是4层楼的高度,实际上只有 一层楼高。那些看上去有8层的楼房,实际上是两层墓架,每层楼有四层存放骨灰盒的架子。我在空中一个激灵,定睛观察起这个墓地来。人死后的世界按照人生前的地位贫富分化,只能说欲望这个东西我们生没有带来,死时却想带走。荣华富贵可不就是是很多人到死都放不下的身外物。我觉得任何形式努力生活的人都是值得让人尊重的。只是我们都应该想一想这种努力给你带来的东西是不是自己想要且需要的。良田万顷,日食一升;广厦千间,夜眠八尺。我们努力工作,要么赚我们需要的钱,或者做着喜欢做的事。喜欢可以是工作带来的成就感。欲望这条大鱼,总是咬着钩子牵引着人们满海游荡,一不小心,就容易被它拉下水。直到临死的那一刻,还放不下手里握着的鱼竿。
 
比死后葬在墓园更有建设性的是悬棺山崖,日日看神山的旭日东升。在快到山顶缆车站的时候,我看到悬崖的缝隙里银光一闪。托马斯看了一会儿,让我仔细看,说那是一个汽车。确切的说那是一个在车祸后被卡在悬崖缝隙里的汽车。从地势看很难想象那车是如何掉进那缝隙里的,让人百思不得其解。这个开车的人也像那汽车一样,与悬崖长存,供世人瞻仰他高深的车技。
 
生活.旅行.走南美by汤佳
2016年2月24日于德国家中
推荐阅读